Tang Ying Chi  鄧  凝  姿                biography >>> artist statement (english/中文/日本語)
                   artwork>>>   review>>>   community/curating/writing>>>   news>>>   link>>>   contact>>>

對不起 . 戴面紗的女姓 – 談「視藝全接觸」及「視覺面紗」

鄧凝姿

本地藝術對於藝術本義以外,例如性別和文化差異的藝術意念、女性或其他關於文化的藝術意念有多少關注和重視,以下的展覽可略見一二。

第一個例子是由教育統籌局主辦,名為 「視藝全接觸」的展覽及教育活動。這個展覽有很清晰的目標,就是希望讓觀眾 – 特別是教師 能用不同角度去審視藝術。展覽於是邀請了八位不同創作風格的藝術家,分成的都是男性。性別差異影響對藝術的了解和思考,無論是屬後現代主義的命題、或教育理念的經驗認知範疇,都不是新的考慮題目。身處開放的現代文物,很多人對於女子的議題雖然並不陌生,但是活動要做到能給參與者多角度分析的空間,仍需以四種媒介,計有攝影 (祈藹嵐、麥志強) 、水墨畫 (梁巨廷,管偉邦)、繪畫 (呂振光、余偉聯)和裝置藝術(何兆基、梁志和),以代表不同的形式。八位藝術家的作品質素不容否認,各有探討的價值:對於本地中小學美術老師而言,本活動相信對他們有一定的裨益。以官方機構作為主辦者灌輸知識的層面而言,活動選擇了一群於創作上有穩定的取向和質素的藝術家作品,是可以預料和了解;然而在穩定之餘,它卻仍然忽略了性別的差異問題。展覽中除了一位外籍的女藝術家外,沒有一位本地的女姓藝術家,甚至擔任教導如何撰寫藝評事實証明,例如該邀請本地的女性藝術家參與其中。在這方面,是次展覽活動多少反映主辦機構仍未脫離忽略女性藝術的意識形態。

另一個例子是本人的個人展覽。這個展覽名為 「視覺面紗」,分別在兩個地點舉行, 一個是地鐵內的展館另外一個為政府的場地,地鐵內的展館原屬商舖,後騰出變成展覽場地。是次於地鐵場館的展覽,慨念總共修改了四次才展出,理由是「公共恐慌」。本來對於公眾反應的考慮,於藝術家而言,不會是新的課題,但當中仍有觀點角度的問題。如是次展覽,有多張模特兒戴上面紗布料的影像,有男也有女,由於恐防公眾不安,有部份影像只能佔用最小的空間在場地發表,剛好這些被「審查」的恰巧都是男性戴上面紗的影像。情況相信雖是無心,但卻多少反映主辦者對女姓 / 性別議題的敏感度不足。又或者更坦白言,其實很多人心裡都不能接受男性戴上面紗。作為創作者,本人實無意去就別人 / 別民族的事說三道四,但借用戴面紗的文化去表達自由和民主問題的意圖,卻是很有意識的選擇。然而因此卻引致對中東女姓做成不敬,實在是始料不及。法國政府早前公佈禁止戴頭巾的法令,引致人民被虜,作為國際都市,香港的藝術視野,實在要進一步現代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