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ng Ying Chi  鄧  凝  姿                biography >>> artist statement (english/中文/日本語)
                   artwork>>>   review>>>   community/curating/writing>>>   news>>>   link>>>   contact>>>

如果你停泊在這裡

前言

由於種種原因,展覽未能在特定的停車場內舉行。雖然未能按原定計劃進行,然而,鑑於所有的籌備工作已完成,而且作品的構思亦十分出色,因此決定如期展出。雖然地方轉換了,但整個展覽所探討的問題是不變的,並且多了一層更深的空間與展覽意義的探討題目,而整個展覽就變成了一個有實際作品呈現的方案構想展,至於這些作品能否與特定現場結合,就留待下一次的展覽去發掘了。

策展陳述

這是一個綜合多種創作媒介的藝術展覽,展出八位藝術家各具獨立藝術元素的作品,其中會涉及能與現場溝通的場域特定創作。以停車場為主體及作品為寄生物的短暫關係,試圖找出權力的動態和共生的條件。

展覽借用了停車場作為展示空間。近年來 展覽場地 的替代空間,已經由非牟利的藝術空間,延伸至藝術家工作室、商場和一些戶外空間等。是次選用停車場作為替代空間,雖然可能只是一次性的展出場所,但觀其公共性,流動狀態、透視的特質、及全球化的共同經驗;對比本土藝術通常被描繪成「邊緣」和「個人」的論述,這個展覽也許能為本土藝術找出另類的關注點。

當代藝術被劃了個十字圖形,由圖形中心點緊扣橫直兩線,並帶動前行。橫線為展示層面,由藝術家或策展人發起,至觀眾為終點。觀眾為廣泛的名詞,代表由一般人到藝術專業人士。直線為專門層面,包括歷史和社會等內容的論點,因此是關係於素質和標準的問題。中心點則是有關對藝術的期望和想像,影響藝術所走的路線。

當代香港藝術也存在一些對藝術國際化的前設想像。國際化的另一面就是尋找本土特徵,然而在全球化的衝擊下,相信未必能輕易找到個別特色,反而鼓吹典型而模式化的藝術,使期望變成權力所在,影響藝術的發展。香港藝術家與政府以至社會大眾一直存在隔膜:政府缺乏有理念的藝術看法、社會對本土藝術的發展未有深切的認同、藝術家大多隨性而行,追求更個人的藝術、致令很多藝術創作都不容易被看到;或被喻為無法放在國際藝術語境中理解。

究其原因,十字圖像的藝術思維,可能要稍為重新思考。藝術源自不同的點,點散落在不同地方,經交匯處而組合,形成各式各樣的圖像。停車場就像讓散落在不同地方的人物,匯聚在這暫時棲息的場所,經交通而構成各式各樣的圖像。停車場正好是城市中的流放、遷移、聚散、混雜和短暫時刻的普遍生活形態的縮影,也代表藝術創作與社會的發展的共同經驗。

當寄生物進入,停車場會是一個主體,是養份所在。所以作品不妨分兩部份去看:第一部份為「寄生停泊」狀況;第二部份為「非寄生停泊」狀況。「寄生停泊」的作品既有自己的形態,也可依附在環境中,順勢發展。岑嘉慧以不鏽鋼做的玫瑰花有侵佔空間的勢頭;鄧凝梅的作品既然已依附環境中,卻又仍然不斷要作出掙扎;陳錦成的結晶體,就乾脆由車的形態開始漫延;蘇秀儀從社會上把好像被遺下的事情,留為影像,再寄生在停車場內。「非寄生停泊」為移植的作品,它本來只屬於某特定的環境。王禾璧將人生稍縱即逝的情景,轉移到這一個??短暫的聚集處; 朱卓慧 把老鼠的求生存的縮小版,放在停車場劃有指示線的地上;謝錦榮找了屬於車或停車場的倒後鏡放大,後來使之又不屬這裡,只作為思索自我者的道具;高天恩的隔代關懷更公然在公共場所討論。寄生或非寄生物與主體、或是空間與人文、又或藝術與城市,兩者的關係應當如何,是毀滅還是共生呢?寄生作品雖有企圖侵佔的結論,但一切都因從接觸開始;非寄生的作品,從開始被流放在不屬自己空間內,結果造就另類短暫的溝通,一切的因果,都視乎人文與環境的互動力量。

作品中有些是攝影影像的物料轉移、有些是 DIY (你自己做)強調手工的製作、生活上可以接觸到的物料、當然還有經由工人製造的作品、及採用傳統的繪畫和素描概念發展而成的混合媒介作品。這些作品的創作意念、技術發展和製作方法明顯地從日常生活體驗而來的,也對應了當代社會那種追求普遍性及移植無根生活狀態。

「如果你停泊在這裡」邀請所有人暫時停留一會,彼此思索各人認為重要的問題。

鄧凝姿博士

策展人

 

( E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