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ng Ying Chi  鄧  凝  姿                biography >>> artist statement (english/中文/日本語)
                   artwork>>>   review>>>   community/curating/writing>>>   news>>>   link>>>   contact>>>

菲律賓傭人與我何干 ?

鄧凝姿

200911 月中至 12 月中在香港藝術中心二樓展出名為漂流逸事的展覽,展出從菲律賓來的藝術家 Tad Ermitano 與本土藝術家謝明莊的交流作品。這個稱為香港亞洲交流計劃乃香港藝術學院主辦、獲亞洲文化協會支持,邀請了亞洲地區的藝術家駐校交流和創作,此項活動為該計劃的第二階段。

展出作品主要為數碼攝影影像,在現場放映了有一太空人拖著旅行?在市中心走過的錄像及川流不息的菲律賓群眾集景況。在香港,一般人可以看得到的菲律賓人大多是從事傭人工作的,在星期天,他們在城市內的不同空間聚集,散心、吃東西、處理私務等,把一個原本相當公開的場所,變成家居和室內活動地方。這些傭人都彷彿近在咫尺,然而以華人為文化中心的香港,又能對這些少數族群有甚麼關注呢?這個問題真是值得令人留意。

Tad Ermitano 從事聲音、錄像、電腦操作、甚至互動藝術的創作,對藝術的意義有深切的反省,認為可以容許觀眾的互動參與改變藝術家的作品;謝明莊以攝影作媒介,曾為攝影記者,對社會的事件有敏銳的觸覺。是次的交流, Tad Ermitano 坦白地在分享會上說:對於一個初到貴境的人來說,不可能立即可以認識這個地方,因此謝明莊可以算是一個嚮導。於是他們就以菲律賓傭人的處境作為創作的開始。然而謝氏也同樣在 12 月份的 Artslink 的訪問稿中闡述:我對這個國家也一無所知。結果,在展覽上看到 Tad Ermitano 找來了一名菲律賓傭人穿上了太空衣在中環?市行走,讓菲律賓人驚訝地說:這個是菲律賓人嗎?另方面,富有謝明莊特色的連續定格攝影,把聚集的菲律賓群眾的活動情況,投射在展場的玻璃門上,急速的交替影像顯示著活潑的聚眾形態;場地也同時展示了曾用過的手拖?道具和螢幕內太空人的市區漫步兼有卡拉 OK 活動的互動音樂錄像,歌曲為 You are beautiful ( 你真美麗 ) ;最後還有一幅是太空人站在一間四周放有廢物的屋子前,手握菲律賓旗幟的放大了照片。

Tad Ermitano 言,他只不過是製作了一齣科幻小說,他關心的仍是機器的問題,然而,當他連日來走訪中環,他最後肯定地說:這不就是我的人嗎?而謝明莊就說:他找著了菲律賓的民族英雄 Jose Rozal 。 Jose Rozal 生於 1861 年,曾在馬尼拉、巴黎、柏林等國家留學,回到菲律賓後開始寫作,並對當時的西班牙統治有強烈的批評,以至被捕及出境,及後流放至多個國家,曾在香港居住及行醫。之後,他回到馬尼拉,再次被捕並處死。兩位藝術家最後都發掘了一些與他們有關的事情。

菲律賓傭人與我何干?她們是否只是幫助解決家居問題的人物,還是與我們有密切關係?事實上這種關係早從 19 世紀已經開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