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ng Ying Chi  鄧  凝  姿                biography >>> artist statement (english/中文/日本語)
                   artwork>>>   review>>>   community/curating/writing>>>   news>>>   link>>>   contact>>>

直至世界的末日

鄧凝姿 - 展覽策劃人


在全球化的景況下, 一切變得那麼熟悉和理所當然, 高科技和共融為大亢部份的事情套上美麗的外衣, 四位女性藝術家則在當下製造了另一個圖像.

展覽好像是進入了上古時代, 然而這都是展出者的作品合起來的圖像. 鄧凝梅由超越時空的想像思維, 把一個現代人的上古思想編織成為現代的居所, 用最簡易的材料和隨心的做法去重拾失去的自我建造能力.

在全球化的領域裡, 強者為很多人建立了典範和約則, 但卻削弱了人自力更生的機會. 在黎慧儀的作品內, 也有不顯眼的精靈在不同角落出現, 看上去十分渺小, 卻又隱約看到作者所期盼的一些奇蹟能事.

究竟這個世界是真的美好, 還是危機處處? 黎慧儀所看到的大宇宙和小人物; 鄧凝梅所看到失去的智慧; 跟馮淑霞關心的世界隙縫, 都異口同聲地提到世界在某個程度上被破壞了. 馮淑霞把完整繪畫了土地的畫割裂再縫合, 發覺怎也不可能重現原來的景況.

從遠古天地開始, 人類不斷為生活締造美好的前景, 時間提供了前後的觀念和讓人思憶過去和憧憬將來. 李美娟燃燒個人對時代的感情, 讓流水把它帶到下一代. 全球化下的時間觀是四面流通的, 我們好像可以看到它, 例如當它在科技網絡內偶發停頓時, 我們可以很清楚地了解時間是停頓了, 而且相信這不幸的事情是可以彌補的; 但事實上因過去而產生的思念, 及對未來不可及的心情, 反映時間流逝的不可欺. 在這裡, 四位藝術家都提示了有關時間和人的論題.

展覽是在全球化下的反思, 它借用遠古的智慧, 在社會盲目追求科技, 超越和進步的觀念下, 對弱小, 個人和本土意識有所關注和思考. 直至世界的末日並不提示世界何時會完結, 它只反照個人的努力以赴; 在藝術的範疇裡, 提出 {製造性} 的重要, 柳詒徵撰寫的中國文化史 (註一), 內文借用 {考工記} 裡的 {知者創物, 巧者述之}, 去述說創與造的關係. 製造造是令所創始的得以看見, 藉著製造可以讓個人的心, 靈和智有所領受, 從事陶藝的黃麗貞在分享她多年的創作心得時 (註二), 悟出身 {在其中}的道理. 製造讓人重建與萬物的關係.

以上所描述的特質是女性的專利嗎? 時至今日, 也不可能簡易地說服別人, 但有一樣是從悠久的歷史, 流傳下來的事實, 女性在各種社會層面和情況內, 仍然是屬於第二性別, 是次選擇只有女性藝術家展出, 無疑是有些其後的議題.

 

 

註一: 柳詒徵撰, 蔡尚思導讀, 中國文化史, 上海古藉出版社. 第十三頁.

註二: 請參看 白文本 第四期黃麗貞撰寫的 旋轉運動 一文. 其中, 她提及 {用手思考, 馳騁於古今往來次時空當, 得到無窮啟發}. 第二十八頁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