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ng Ying Chi  鄧  凝  姿                biography >>> artist statement (english/中文/日本語)
                   artwork>>>   review>>>   community/curating/writing>>>   news>>>   link>>>   contact>>>

街道上人的故事

http://hd.stheadline.com/living/living_content.asp?contid=180796&srctype=g

文、圖:洪嘉

許久以前,曾看過蕭芳芳的一個訪問,大概是她因為《女人四十》拿了許多獎之後吧。在訪問中她談到,閒時很喜歡看街上的人,從他們的表情、衣茧扑Q像不同人的故事。街道上的人,只要我們願意關心,便可以發掘出許多動人的故事。


關於這個街上的人的訪問,後來一直被記在我的腦海堙A我想像一個明星靜靜坐在某家咖啡館向街的角落,暗中觀察往來人們的身影。


其實我想說的是梁美萍的《鄉關何處》。這個作品從利物浦到台北,如今回到香港,那些在街道上流離浪蕩的身影,在攝影機的鏡頭下穿梭大街小巷,彷彿存在於此刻,似乎亦存在於不同的時空,只是慢慢地走,形成一個私密的故事。

建立起一個連接


鄧凝姿的「行人系列」中,我們也可以看到充滿了故事的身影。正在西環愛不同藝術畫廊展出的《我們都是街道上的人》,便是一個個關於街道上的人們的故事。畫廊很小,社企「愛烘焙」便在同一條街上(兩者都是由東華三院經營)。在對面你便可以看見落地大玻璃上偌大的身影,一名男子與一名正要轉身的小男孩的背影。這個背影總是叫你有股衝動,想要走到他們前面去,看看他們的表情、正在做甚麼,可是即使你走進了畫廊,站在他們面前,你仍然只能看見背影。
街上人們的故事便是如此,一旦凝視,你便可以發現充滿令人一窺究竟的欲望,可是你卻無法捕捉確實的真相。


「行人系列」是鄧凝姿近年的創作,她從街道入手,然後留意到街道上的人,既有畫與拼貼,例如將街道上的人互相拼貼,製造背景的錯亂,也有純粹將人物抽離出來的,例如這次展覽的「行人」。


因為展場細小,作品不多,可是「人」多。與門口落地玻璃的背影相對的,是畫廊最堶扈漁e可掬的大嬸,大嬸旁邊是一幅小型作品,畫茩I茩I囊的年輕男子。向街這邊的角落,有兩個正在過馬路的身影,而另一邊牆上,則是一幅眾生相。背影,或側面,或背茩I囊,或拎蚑有U,或在交談,或靜立。街道上的人,訴說茬\多與街道相關,或不相關的故事。


據說,鄧凝姿先用相機抓拍街道上的行人模樣,再繪畫及打印,然後把作品張貼在牆壁或玻璃上,鼓勵學生互動。我記得鄧凝姿曾經做過一個展覽,邀請街坊與她創作「無名氏」合照,那應該是去年的事吧,無名氏的身影與活生生的人的交接,虛實之間形成了一個連接點,在充滿說不出口的故事背後,再添上可以是很簡單的一個舉動,這竟出奇地成為了我們在街頭與舉傘的主席人像合照的一次預演,抽空了背景的人像,與特定空間的場景,陌生的、沒有關係的,與看似沒有關係實質有茬\多糾纏的人,都在照片拍下那一刻建立起一個連接,並且,成為交錯的永恆。


這次的《我們都是街道上的人》展覽,參展的除了鄧凝姿,還有東華三院的藝術學生及職員。在牆壁的另一邊,便是學生習作,畫出了不同人的形態迂齱C愛不同是東華三院經營的畫廊,看來是較茩囿幫炱虼|的展示與活動場所,而學生的作品亦活潑有趣,令人讚賞。


填滿了空間


《我們都是街道上的人》既是展覽,也可以是一個哲學的思考命題:為甚麼在街道上?甚麼人會在街道上?街道是甚麼?人在甚麼時候會在街道上?於是我們在鄧凝姿的「行人系列」,或者學生的習作中,看到了很多人,卻看不到太多的街道,或許,只有過馬路時的街角轉彎位,或者是簡單的金鋪招牌,街道不存在全景,人可以是在街道上,可以是在公園堙A可以是在車廂中,可以是在議事廳堙K…而每一個人都抽空了表情,也抽空了身分,可以是無名氏,可以是勞動階層,可以是路過的人,可以是午休時的白領,也可以是本來便在街頭的人。


我最喜愛的卻是用鉛筆畫在白色牆壁上的細小人像,簡單的筆觸,勾勒出一個個身影,同樣抽空了背景,可是那些站姿、那些坐姿、那種種的姿態,布滿了牆壁,與色彩鮮明的「行人系列」並置,並不起眼,若不走進也不會察覺,但那些鉛筆人像,才是街道上的人,一個一個,填滿了牆壁,填滿了街道,也填滿了空間。


展覽說了許多關於人的故事,提供了許多關於人的想像,在看似沒有任何聯繫的人像之間,填出一個往來交集的城市,街道上的人,我們,都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