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ng Ying Chi  鄧  凝  姿                biography >>> artist statement (english/中文/日本語)
                   artwork>>>   review>>>   community/curating/writing>>>   news>>>   link>>>   contact>>>

鄧凝姿 趁著街道還真好時

Pixelbread, 2013.10.26

曾家輝

筆者很早以前就認為,香港這小小的地方其中一個特色是有很多「工程進行中」,小至掘地舖煤氣管或電纜,大至鏟平一個地區建大型屋宛,而且完成一個工 程之後,就在差不多相同的地方,再有另一個工程又要開始。這片細小的地方,不停的建立,也代表不停的破壞。不過,香港就是這個如此講求發展的地方,所以新 的地方要發展,舊的地方要重建,建立,破壞,再建立,再破壞。


當看到鄧凝姿(Stella Tang)Voxfire Gallery 舉行的「這裡的街道真好」(These Streets Here Are So Nice)個展(展期至1116日),三幅以中區街道、海旁,以及油麻地為內容的大畫,以及各是一組七件的兩個細畫系列《西九快樂日》及《配對香港街道 上的人》,反而令人有一種趁有好景畫下來的感覺。尤甚是那三幅大畫,色彩搶眼,畫的是中環後街,以及海傍填海區,以及油麻地老街舊舖,是重建發展大勢下仍可以再到的某種懷舊景象,以及舊變新的景況,但 筆者喜歡的正正是畫中斑斕的色彩,好像是看著眼前實在的街景,但腦中浮出出某些舊時的景像,又像是某個拍著現時香港街景的鏡頭畫面,但鏡頭玻璃忽然折射出 太陽光線,卻照出紅、橙或黃色的老街道景象。畫的雖然是眼前的景物,但想的是希望留住這一刻,甚至可以回到舊時的一種嚮往心情。


而《西九快樂日》及《配對香港街道上的人》兩組細畫系列,前者是正在拍攝留念的人,後者是街頭都可找到各式各樣的人,如拿著宣傳牌的人、推著手推車的人、推著行李的人等,而兩組畫都只畫人而將景留白(也有看到一些景物的出現)。這就好像是逛街時,突然被眼前某個人或某些人吸引著,可能是因為街上有太多 和那人一樣的人,或是反而現在街上愈來愈少那類人,又或是其他原因,可能是他(們)的存在其他反映或保留了香港街道的某種特色或時代意義。


在大街之中,可能我們會看見很多人,但其實我們都沒有看到甚麼人,可能因為我們心中只有自己或正等待著的某個人,其他人只是眼前景像的一部份而已,沒有 多加注意,也就是一幅大畫中的某一件小物件,甚至一點而已。留白,只畫人不畫景,將重點只集中於大街中某個(些)人,他們或者在拍照,或者在步行著,做著 你我正在做的事情。


這裡的街道真好,如果還有下句,可能是:「只可惜……」,所有街道景物,都要被拆卸重建,今天或明天還可以到後街的小販買生果雜物,或光顧大牌檔,下月或再下月就要小販遷入室內街市,大牌檔就入舖經營。


另外,筆者看著鄧凝姿的畫時,忽然想起一位老前輩畫家江啟明,他生於1932年,畫了香港不同地方的人事物超過60年,舊時的香港大街小巷,遠山近海,以及不同職業及階層的人,畫家看到的,莫不是這裡的風景真好,到了今天再的,可惜都留不住,惟有那天幸好畫下來。